当前位置:首页 > 人妻女友 > 我们和5对夫妻的交换

我们和5对夫妻的交换

2016-09-22 03:46 PM作者:色色五月,色色五月天,色色色五月天,黄色五月,黄色五月天

.
澳门金沙娱乐城首冲100送33,活动注册网址:9977z.com


  有一次我在网站看到了一个叫吕哥的天津夫妻要求交换的帖子。我的心中一阵激动,马上发了邮件了。


  对方夫妻一个在医院工作,一个在私企工作,他们有几次交换的经历,我想这样更好,至少我们都不是第一次,
都很适应了。我们几次打电话接触下来,感觉还可以,但我们还是仅限於打电话聊天,我们总是说见面,但是我和
妻子还是没有最终定下决心是否见面。我们有时发邮件,有时上网。吕哥几次诚恳地邀请我们去天津,都被妻子以
工作忙为由婉拒了。我得试图说服妻子。


  一直到7 月份的时候,吕哥打电话说,他组织了一个活动在郊区的一个度假村玩交换,他夫妻是组织者,并提
到估计到场有5 对夫妻,我们的照片他夫妻也看到了,感觉也不错,你回家和太太商量一下吧,毕竟你们是新人的,
你们自己先沟通好了。回了3 对夫妻的合影,我说服妻子,妻子答应我可以去试试。我们启程开车去了。一路上,
妻子显得有点紧张,有时也很兴奋,但我一直怕她反悔,所以一路上,我都在哄着她,照顾她。


  下午三点半准时赶到了活动场所,那是一套度假村公寓,後来才知道一天的房价是680 元,三个大房间,每间
一张大床,简单家俱,二个卫生间,一个相当大的客厅,数放着几张舒服的沙发,总的来说,环境相当不错。记的
刚进门,我们看到吕哥夫妻的一?那,妻子略微有点失望,因为他们的年龄比我们大了很多,有点老。好在吕哥长
的比较魁梧。对方妻子还可以,虽不是我喜欢的类型,容貌和身材都说得过去,主要是白净。看得出他们对我们的
尊重,总的来说,他夫妻表现很大方,看不出有多少的紧张,。


  房间里有吕哥夫妻和一个女人,吕哥说其他男人和女人都去超市采购当晚用的东西了(吃的+喝的+安全套),
进来寒暄一阵,那个女人和吕哥的妻子聊的很热乎。我就坐在那里听他们聊天,因为吕哥夫妻都是圈子里已经交换
过几次了,或者都是某个群里的老网友了,妻子和我完全是个局外人,根本无从插话。下午四点,其他夫妻都还没
有来,我


  看出妻子的紧张,我拉过妻子的手,说道:「走,咱们溜会弯儿去吧!」,妻子什麽话也没说,挽着我的胳膊
出门了。妻子说可不可以不换了。


  我坚决地摇头,怎麽能变卦呢?都来了。回来後,就陆续其他夫妻都到场了,吕哥在确定大家到了後,先介绍
大家,


  吕哥是北方人,40左右,性格豪爽,真诚,这也是他与我很投缘的原因,吕哥老婆,35左右,那里人不清楚,
个子不高,估计有158 不错了,胸部很大,皮肤不错,弯曲长发,特显成熟女人的韵味,


  再说B 夫妻,女人长的较高大,有165 ,体型属於粗壮型,乳房相当丰满,外表看起来很爱笑,很活泼的一个
女人,年龄估计有30左右,这个女的是第二次被老公带出来玩换妻游戏,看样子是个办公室一族的,很白净,有些
紧张,男人身高178 左右,彪形大汉,长相一般,甚至有些凶恶,不过从话语中觉的此人就是性欲极度旺盛的一个
曾经上过无数女人的男人,


  C 夫妻,男的长相很亲切,给人感觉就是你曾经有同学,女的是哈尔滨人,年龄36,外表年龄32,160 高,苗
条,皮肤一般,


  D 夫妻,男的有38吧,当过兵,现在自己做生意,做的较大,为人比较豪爽,人也比较会搞笑,女的一看就是
江南女子,我要重点说说这个女的!此女皮肤相当光滑,身材一级棒,尤其是那对乳房,我们那群男人一致认为是
相当难找的漂亮,性感,饱满的乳房,


  重点说说E 夫妻了,夫妻年龄大概有38左右,男的比较开朗,为人随和,听说是做房地产生意的,我重点要说
他的老婆,这个女人,我一进门时,就她一人在房间,乍一看,还以为是拍A 片的日本那位AV女优呢,很可惜,那
位AV女优的名字我不记的,无法提供给大家,此女身高163 ,相当苗条,长发,,圆圆的脸,笑起来两个酒窝,特
别地让人有一种甘甜滋味的享受。穿低腰裤,低胸外衣,皮肤也不错,走起路来臀部会晃动,相当震撼男人的心,


  好了,人物介绍到这里,下面开始正题吧。


  下午6 点,我们分乘几车去吃晚餐,晚餐期间大家说说笑笑,完全看不出是一群要今晚大战几百回和的换妻男
女,我在想,这个社会,什麽人都有!,大家回到套房,几个女人去准备水果,其他男人就坐在那里聊天,聊他们
圈子里的故事,聊他们以前玩的经历,女的也在边上附和着。吕哥的老婆和另几个女耸把买来的安全套全部拿出来,
然後每个房间?2 个。


  待各项工作都搞定後,吕哥开始交待游戏规则了,先前吕哥参加游戏,因为组织者搞的并不完善,有很多人,
包括吕哥相当不满意,所以这次吕哥特地将游戏规则说明一下,尤其是分配好,不能随便换人,要换也要进行完第
一轮才可以自由搭配。妻被分配给吕哥,我低头时看见吕哥裤裆那里鼓鼓的,估计鸡巴都硬了。


  其实我知道,妻子对交换还是恐惧的,不是发自内心地接受,一想到要面对一个陌生的男人,而且还要脱光衣
服做那种事,就觉得惧怕、尴尬和羞怯,只是为了我才同意的。我想观念传统的女人迈出这一步不容易,而男人要
把妻子送到另一个男人的怀里同样需要很大的勇气。事已至此,只能往前走了。


  这时的妻子紧张得口乾舌燥,也是脸红心跳,一口接一口的喝水,以掩饰内心的紧张。我把妻子拉到身边,劝
她尽量放松。此时我真想吻吻妻子,爱抚她,可还是不好意思,就放弃了。


  在我的劝慰下,老婆终於很轻的点了一下头,算是同意了。


  吕哥脱光衣服说,开始吧,妻子脱衣服时,还是有一些放不开,我妻子娇羞的对我说:你……你把头转过去。
但她看到吕哥的老婆和另几个女人大大方地脱下衣服的时候,也就适应了。吕哥的鸡巴真的很大,甚至比录影上看
到那些老外的鸡巴还要大,圆鼓鼓,红彤彤的龟头像个大鸡蛋一样,而茎身又粗又长,象超市里那种最大号巴西大
香蕉,这还是没硬的时候,一直到今天,我们还说,他哪都不好,就是鸡巴大,顿时房间里热闹起来,一时男男女
女开始争抢卫生间,脱衣的脱的,偷看女人身材也有,在卫生间打闹的也有。


  具体细节我不说了,估计大家能想像的出来,我要是真的完全写出来,估计肯定写的很淫乱,此时我脱光衣服,
不时去偷看分给我的吕哥的老婆,典型的已婚妇女的身材,身体有些发福了,由於生育过,小腹也有了些许的赘肉,
岁月不饶人呀!不过,让我欣慰的是,皮肤还白皙,乳房和臀部虽然有些下垂,但还是保持相当的丰满,她两腿之
间阴毛十分稀疏,因此本来就微微凸起的阴阜,显得更为丰满,我们一直坐在客厅,有一搭没一搭地看着电视聊着
天,只是聊一些简单的性话题。


  这时,交换要开始了,吕哥老婆把内裤脱了後,我反而不那麽紧张了,反正已经这样了,就今天了!


  待到她一丝不挂的时候,我不能不主动了,我搂过她,在怀里吻着,摸她的乳房,奇怪,怎麽没有兴奋和刺激
的感觉呢?心理到是很平静。妻子十分温顺地陪着吕哥聊天。吕哥人挺幽默,逗得我老婆直笑,後来,吕哥老婆让
吕哥先去洗个澡,我也对妻子说道:「你也进去,洗洗吧!」妻子一听我这样说,只穿着一条短裤,就进了浴室,
她进去後,也没有把门关紧。


  这时,我的阴茎也极度开始膨胀了,一种前所未有的感觉促使着我很想进去看一看。


  我只好藉口洗洗鸡巴开了门。当时我的血脉喷张,老婆的双手正抓住吕哥的大鸡巴,既象在帮他清洗更象在玩
弄,从鸡巴看,他已经极度亢奋了,再看老婆,这时老婆双乳已经被吕哥握在手中了,他的手上功夫很不错,大概
是经常玩女人的,他的一只手捏住了老婆的乳头,拼命的玩弄。


  吕哥老婆从背後搂抱着我,我们躺倒在浴室对面的沙发上,她的手也不停的抚摸我的体毛和阴毛,偶尔碰碰我
的鸡巴,叫床的声音,?喊声不时从各个房间里传了出来。由於每个人的做爱习惯不同,有人将房间反锁。当时我
被吕哥老婆的双手正抓住鸡巴添着,我眼角的余光看,吕哥搂着我的妻子进了房间,我感到妻子有些紧张的躲闪了
一下。门砰地一声关掉,我已经把吕哥老婆压在了身下,我听到了妻子很急促叫声,然後不久就是哭泣似的叫床声!
这种声音太熟悉了,我的心中一阵酸楚。


  赶紧将鸡巴对准吕哥老婆的阴唇上,她赶忙伸出右手两根手指头夹着着龟头,帮我戴好套对准了自己。我的臀
部慢慢压了下去,屁股压干下去很深,然後就开始用力的插了进去,她马上把我拉的很紧。


  水很多,也很温暖,……我操了她有100 多下就感到要射了我赶紧放慢速度停下来,她挣开眼睛问我,流了我
笑了一下说早着呢又继续操她她闭起眼睛又哼起来,细节我不说了,坚持了20多分钟就射了,便趴在她身体上不动
了,我趴在她的身上喘着粗气休息了一会儿鸡巴仍旧深留在她的阴道里过了有4_5 分钟我才爬起身来把鸡巴抽出来,
我看见我的鸡把虽然已经有些软了但还很粗大,套子里充满了精液巴前面的小套涨的满满的。


  她一直静静的等着我眼睛目不转睛的盯着我的鸡巴。


  这个大客厅里还有一对c 妻和B 男人在玩了,b 男人一边做动作一边给自己做配音,明明是他在玩人家的逼,
自己倒是嘴里发出「啊 ̄ ̄」「噢噢!!!」


  被他玩的c 女人小腹一起一落的,我就在边上伸出右手抚摸她的乳房,,那时倒没有想到让这个女人为我口交。
待B 男人摸够下面,舔够下面时,让我去给这个女人口交,他来让C 女人给其口交,我并没有给这个女人口交,感
觉先前有男人在下面舔过,摸过,甚是不乾净,我随意的用手指抚摸逼,估计是干的太多了,逼里颜色发黑,


  吕哥老婆凑近我的耳边轻轻的对我说你感觉怎麽样,我对你感觉不错,你什麽时候有时间?来我们家坐坐,如
果没有什麽反感的话,咱们玩玩3p!让你操个够。保证不亏你。」


  「好!好!」我有些颤抖的从乾涩的嗓子眼里滚出两个字,她就像我老婆一样依偎在我的怀里让我随便挠随便
摸。我问:吕哥试过和其他男人一起操你吗?


  :有的,不过并不是经常。我当时心情说不出是好是坏,因为我的女人,正在其他房间被男人……,


  吕哥老婆一直趴在我的身上添着我的阴茎,但是我已经没有心思做了。现在我唯一的想法就是看妻子做爱。我
的耳边一直回响着老婆的叫声,过了不久,有几个男人已经射完了,陆续走到大客厅电视前吸烟聊天,看电视,,
下面说说C 男人的思想境界吧,他老婆此刻正光着身子躺在沙发上挨着B 男大鸡巴操,自己还和我们能说能笑 ,
还在说他和B 少妇搂在一起口交时,能感觉到她的她的阴部是光溜溜的,阴毛刚刚刮过,C 妻和B 男人似乎还没有
停的意思。沙发摇晃的「吱吱


  嘎嘎」的声音和c 妻的喘息声此起彼伏,D 大哥道:「你老婆可真行啊!。C 男人倒是显的很是开心说我们都
老夫老妻了,出来玩,最重要的是玩得开心,我们都很开心就行了,何必计较其他……。


  隔壁房间里的动静听得清清楚楚,吕哥好像挺有劲,吭哧吭哧的动静不小,可以听见妻子紧一声慢一声非常清
楚的呻吟声,肚皮碰肚皮的啪啪声,床摇动的吱吱声。好像也就10分钟


  不到就没动静了,很快房间又传出来妻子「哎哟、哎哟」声和「嗯嗯喔。喔哎哟哎哟。」的喘气声。


  叫的越来越欢呻吟声却好似那麽的痛苦,我真担心被邻居听到,因为她的叫声实在是太大了,客厅里D 大哥气
喘吁吁问道:「没什麽事吧?


  吕哥和谁在一起?C 男人用眼睛示意了一下我说,他老婆,D 大哥道:「我说兄弟啊!你老婆可真是的,要不
我陪你去看看?」我赶紧道:「我都累了,你去看看吧。」他边笑边说:「那好意思吗?」


  我说:「有什麽不好意思的,还能干吗?」,「你就别损我了,你这人还真逗,那兄弟我就不客气了」。


  D 大哥说着撸自己的鸡巴跑到了房间里。


  我装作很疲惫的样子翻了个身,然後背对着大家闭上了眼睛。但是我却怎麽也睡不着,我的脑海里一片混乱,
隔壁房间里始终没有安静下来,我起身到了房间里,我看见妻子躺在床上双手抱着吕哥的头使劲地压向自己的乳房。
妻子的屁股不停的往上顶着,她也已经是全身是汗了,吕哥趴在妻子的身上,两只胳臂内弯着撑着身体,两只手一
边摸一个乳房,屁股在妻子的阴户上轻轻的晃动着,使劲地干着,好像要全身融入我妻子的身体里面一样。


  他每大力的抽干一阵子,到快要射精时,就又停了下来,把阴茎深深的插在妻子的逼里,趴在我妻子身上休息。


  等到想要射精的意念一过,他又开始凶猛地抽干,妻子的淫水顺着逼口边沿,慢慢的往下流,流到屁眼时,就
开始往下滴了,已经几滴浓浓在床单上了。吕哥翻个身,自己在下面,把妻子仰面放在自己的肚子上,妻子这时两
腿往上一缩,又变成蹲姿,屁股一上一下套弄,。D 大哥撸自己的鸡巴侧躺在身边,伸出右手揉捏着妻子一个乳头。
我感觉自己全身血往上涌,脑袋嗡的一下就大了。脑子一片空白了。


  身体电击一般兴奋起来,阴茎逐渐勃起、坚挺,我真想立即投身於他们之中。


  不经意间,妻子发现我愣愣的正站在门口,大叫一声:「啊!」立即伏身趴在吕哥的身上,紧张的喊道:「别
进来!」D 大哥有些忍不住了,轻声说道:「吕哥让我来会儿吧」,吕哥抬起身体,让出了位置,妻子和D 大哥换
成了狗爬式,D 大哥跪在她的屁股後面,妻子翘起臀部,往後一退身,看都没看,十分准确的,一下将对方阴茎含
入体内。「啊!」D 大哥发出了舒服的叫声。压在她身上快速的猛操她操的她嗷嗷直叫,妻子回过头来瞄我一眼,


  看完我後便脸红红的把头低下了,好像有点不好意思的样子,吕哥凑到她的身边,搬过她的脸把避孕套摘了含
进了她的嘴里,妻子抬起头把鸡巴吐出说:射我嘴里……一会吕哥和我回到了客厅里,大家说笑着,吕哥老婆马上
问,射了吧?累吗?舒服吗?


  10分後,D 大哥和我妻子,从里面出来,我看到她低者头,大家陆续都射完第一轮了,男男女女洗完做在沙发
前吃水果,聊着刚过去的性事,妻子做在沙发前下面盖着浴巾,一时不知到做什麽好,说什麽好了。不管怎麽说,
还是过去问问吧,我走过去,一起坐在妻子边上。看着此刻的妻子,一种说不出的感觉涌上心头,竟张口说不出话
来。想了一下,我冲着妻子很关切的问道:「你觉得怎麽样?」在场的所有人都明白我话语中的含义。


  妻子羞涩的低下头,轻声「嗯!」了一声。吕哥也同样问了自己妻子一遍,吕哥老婆凑近我先是偷偷的在我背
後拧了一把,然後的说:「他还是很能干的!


  挺好的」。大家陆续互相交流了一下各自的感觉,互相之间开始了年轻时才有的打情骂俏。正谈着,隔壁房间
的B 夫回来了,吕哥老婆好像和他很熟,这个人B 夫是北方人做生意的,他和吕哥打招呼说道:吕哥,要不要我试
试你太太的後门呀!一点也不顾虑,胡扯一通。说的尽是男女的事,津津有味。


  看来换妻这种事简直就是公开的,言语中挑逗之意非常明显,显然他不止一次操过吕哥老婆。妻子说:「吕哥
老婆很不错呀,比我还丰满,阴毛也比较少,让你小子捞着了!」


  我也毫不客气:「你不是也一样吗?大家都听见你在里边的叫声了,把你干的不善吧?说说,怎麽样?」可是
妻子只顾在那里笑,怎麽也不肯说,半天了冒出一句:「你什麽不知道呀?还要问我?那个家伙个还特别大,他一
个劲地就往里面捅,操的我直冒汗痛得很。」


  我嘿嘿的一笑,紧接着又问:「戴套套了吗?」


  妻子有点惊异的看着我,说道:「带了呀,当然带了!怎麽?你们没带?」


  我微笑的点了点头


  此时D 大哥赶紧坐起来看着大家特别夸耀我妻子的舔鸡巴本领,说一般男人都受不了还没操呢就射了你老婆真
行啊!吞了2 回精呀!」,我有些满足的哈哈坏笑了起来说那东西有营养,。C 妻笑着说我真是有福气,下回让我
看看你老婆吃鸡巴的样子,我开始注意她了,就是那个和我一直在客厅的女人,我一直喜欢小巧丰满的女人,她就
是,待她笑完,坐于我边上时,我还是没主动和她说话,倒是她对我说,可以帮我拿个苹果吗?我顺势回应说,我
帮你削。


  就这样,我开始和她聊了起来,苹果削完递上,我们也熟了起来,此时的她由於洗的较晚,已经没太多的浴巾
披在身上,只能用一条毛巾遮盖在上腹上,其实那时在坐的男人,都是裸着在聊天的,女人最多是披条浴巾,或者
戴着乳罩穿内裤,她身体很香,我一直在说好听的话给她,逗的她笑。时间过了一些,我拉她去房间里想要她,她
满足了我的要求,我们去洗了一下,关了门,上了床,就像以前曾经玩过的一样,说说她的身体和技术吧,


  她毕竟是70年出生的人,乳头呈黑色,比较饱满(能保持到现在不错了),已生育过,小腹略有赘肉,有刀疤。
阴唇也是较暗黑,阴道有些松。


  抚摸过下面,舔过下面,然後她给我口交,舔的很棒,从蛋蛋舔起,一直到龟头,?


  锺,她问我受得了吗,我说没问题,她看到我的鸡巴已经很硬了就说来吧操吧,我怕给你弄出来。


  实际上我并没有要射的感觉我只感到兴奋很舒服,我笑着说不会早着呢,她笑了说,你挺利害一般男人都受不
了。


  下面就是戴上套套正入正题,过程中她的叫床声音相当棒,会用哈尔滨话说我的鸡巴头好大,进入後,她说很
舒服,待我主动抽动时,她不停的叫,不要停,快操啊快啊,轻点大鸡巴好大坏蛋那麽用力想操死我啊事完了,洗
过,坐过去聊天,期间妻子也和E 夫操去了!


  後来,时间过到10点,大家就自由交配了,叫床声音一直不断,房间又传出来其他女人一阵干呕又是一阵咳嗽,
「咳咳那个东西咳咳咳实在太难吃了啦」


  有人轻轻地对女人说呛着你了!那你不会吐出来?谁让你一口就吞了,时间过到午夜12点,电视里也有了德甲,
有一半的人在做爱,有一半的人在休息,我一直在看球赛,没去找其他女人,不知为何,除了那个E 妻和C 妻,其
他女人我提不起性趣。当时我也有些困,看德甲时总觉的怎麽这场球时间这麽长,一直不结束,最後,拜仁3 :1
干掉了不莱梅,……


  时间越来越晚了,我也不知道时间到了几时,大家陆续都累了,然後有人开始去房间睡去了这时,妻子和E 夫
在另一个房间已经战过一场了在休息。俩一点动静都没有。我扒门缝往里瞅了瞅,原来妻子和E 夫俩儿搂在一起睡
着了。我当时心情说不出是好是坏,看E 妻一个人坐在电视前,我搂过她,她也爱抚我。


  後来E 夫和我妻子从里面出来这时,E 夫轻轻地对我妻子说,告诉我,总共被多少男人干过?是怎麽操你的?。
我听到这话,心里又是一酸。


  我出去解手时看见B 夫在走廊上死皮赖脸的抱着妻子操她不可,妻子说不能再干了,B 夫不依硬是缠着妻子。
妻子过来问我,我下意识的就同意了,妻子只好答应。在屁股底下桌沿上塞了一个枕头,她仰面朝天,劈开两腿。
B 夫起来把她压在桌沿上,对准她的两腿之间没费一点事,扑哧一声就干进去了。


  我听到了妻子在大声的叫,叫声很急促。我告诉B 夫轻一点。E 妻一直在下边添着我。我怔怔地看着,酸酸的
感觉更加强烈了後来妻子说我当时的脸色很难看。


  他们交媾的时间过去了10分钟、20分钟、30分钟,似乎还没有停的意思这时,B 夫突然回头看了看我,问我说
:「要不要换你来玩个几下。」


  我连忙说:「没关系,你们玩吧。」妻子有些吃不肖了,连叫声也没有了,只有嘴里喘气的声音。


  他却没能射精,我都怀疑他吃药了,那麽能干。


  後来,还是妻子给他用嘴放了出来了。我问她舒服不舒服,她跪在地上,面扭向我,将从她口边溢出的精液吃
进了肚里,双腿还在不停的发抖,双手扒着桌沿,「呼呼」的喘着气答非所问说:「好累呀」,这时E 妻被她丈夫
喊到房间,,一会她又出来,我抬起头,她看了我们三个一眼,搂着两个乳房,跑进妻子对耳朵说了些什麽,妻子
笑了笑说:「才不呢我看了她一眼,她的脸红了,二个老婆搂在一起,进了房间,我赤身裸体的在坐在电视边,感
觉有点尴尬,B 夫看了我一眼,坏笑了起来,说他老婆乾脆开着门干毫不在乎。


  不但喜欢开着门让人操还叫他们进去看,他说他就看过吕哥操他老婆的样子,他老婆四仰八叉的躺在床上吕哥
的鸡巴插在她的阴道里来回抽动吕哥操一下他老婆就叫一下可有意思了。


  E 夫喜欢集体游戏,他可能会要我和他一起玩你老婆哦!我说道:你们真会玩!无所谓啦!你们喜欢怎样玩就
怎样玩嘛!


  我走到客厅中,拿出一瓶可乐,痛快地喝了几口,从房间里传来隐隐的人声。


  门是开着的,我走到门口,我轻轻的推开门,小心翼翼的没有发出任何声音。门悄无声息的打开了,E 夫躺在
床上,妻子正坐在,他的两腿之间,上下运动,对方妻子躺在身边,双手托着自己两个乳房,揉捏着,她丈夫正含
着一个乳头用力的允吸着。对方妻子脸扭向我这边,慌忙跑过来,双手将我轻轻推出门外,掩上门,只露出个脑袋,
急切的对我说:「你先歇会儿,等他完了事,我们两个再好好陪你!」


  说完,立即关上了门,并且插上了门上的插销。现在说什麽好像都没用,既然如此了,就随他去吧。


  转念一想,一会儿也能和她们俩个,感觉平衡了许多。回客厅躺在沙发上,闭目养神,这难道就是我们想要的
吗?以後会怎麽样?


  还能够坦然相对吗?没有答案,也想不明白了。索性什麽也别想了!没过多久,,她丈夫就出来了,站在门口
说道:「兄弟,赶紧过去吧!」忙起身,走到跟前,问道:「怎麽样?」


  她丈夫笑着说:「爽透了!快去!哎!对了!悠着点儿,别太快了!」说完,转身向浴室走去。


  我赶紧冲进她们的房间,看见妻子和E 妻正全身赤裸的爬在床上说着什麽。


  看到我进来,妻子咯咯笑了起来,E 妻悄声对我说:「把门关上!」,我立即转身关上房门,插上了插销。


  然後,兴奋的上了床。突然想起了什麽,问道:「你们不去洗一洗?」


  妻子又咯咯笑了,说:「嫂子没有和大哥做,只是动了动嘴,下面的她想给你留着呢!我做的时候戴了套套,
你不会嫌弃我吧?」


  E 妻赶紧打了妻子一拳,绯红了脸,嗔道:「哎呀!你真够坏的!」我哈哈一笑,感觉阴茎已经愤怒的涨挺了。


  E 妻用手握住我的阴茎套弄了两下,说道:「还没动它呀!,怎麽就这样了?!」


  我让她用嘴舔我的鸡把这时她到不好意思起来,摇了摇头说:不会,起身跨坐在我两腿之间,探手握住我的阴
茎,臀部轻轻的一抬,然後用力一坐,「?!」


  竟然顺畅的连根没入了,看来她早就准备好了。


  妻子也跨坐在我的胸前,将她的整个阴部,送到了我的嘴边。没过多会儿,她们俩人都兴奋的呻吟起来,听着
真是刺激。呻吟声一个高,一个低,一个紧,一个慢,冲击着我的大脑。呻吟声越来越急促。


  E 妻真的有些疯狂了,用力的上下运动,疯狂的叫喊,我感到实在受不了,也顾不上旁边的妻子了。


  几十下後,E 妻禁不住叫出声来,白眼一翻两腿一蹬,不动了妻子立即感觉到我可能要射了,她马上起身,将
我的阴茎拔了出来,我一声大叫,用力的将一股热流深深的射入了她的口里。


  E 妻瘫倒在我的身上,有些意犹未尽的哼哼着,我感到浑身没有了一点力气,只能大口的喘气!她丈夫探头进
来,看了一会儿,我们先後去冲了个澡。洗完澡,感到浑身轻松了许多,我们再次聚集到客厅里,


  後来,妻子和C 夫妻还一起玩了3P,我迷迷糊糊的似睡非睡突然感到隔壁好像安静了,仔细一听有女人被操的
哼哼声,显然是那一个妻子又在被操着呢。


  床板的晃动声,女人的哼哼声一会紧一会松不绝於耳。再仔细听甚至鸡巴操的噗噗声都能听得到,大约有近20
分钟接着是哗哗的声音再就是开门的声音完事了。我看此时B 少妇也没有男人再找她了,我就她和随意聊着,慢慢
的,我搂着她,想要她,然後就挑逗她,她也满足了我,我们开始在沙发上做了起来,我接着又想看看她的逼,我
直截了当的说:把腿分开我要看看,她到很痛快的叉开腿,把整个阴部露出来给我看,她的阴阜上的毛几乎一根也
看不到!整个阴阜光溜溜的,柔嫩异常,不用手扒开,大阴唇就闭合成一条缝,长出来的小阴唇掉在外面。


  我让她自己扒开让我看她很听话的照办了伸过手来用两手扒开大阴唇露出粉红色的肉给我看,她努力把整个逼
扒开的大大的对着我,我开始有些起性了鸡巴有些蠢蠢欲动,我让她就这样,她闭着眼睛躺在沙发上,劈开腿等着,
我专注的直盯着她,一边看一边开始自己揉弄鸡把,我感到鸡把开始硬起来等不到很硬我就趴上去操她那知她的水
并不多干干的很难插入,顶了几下没能顶进去,鸡巴反而软下来了,我让她继续保持刚才的样子她很顺从的又扒开
阴部让我看着,我对着她的逼手淫搞了一会儿我的鸡把又硬了,我再次趴到她白净粗壮的身体上,用鸡巴对准,她
也伸过手来帮我对上我用力向下顶了几下。


  有门!进去一些又顶了几下我感到我的鸡巴头被她的阴道包围了,这次应我的要求,没有用安全套(先前提到
的性爱,全部是用安全套),我让她着把屁股厥起来,从後面操她,做了有一刻锺,就射了一部分,然後她提议去
卫生间做,卫生间里,我们接着用後插式做着,她双手扶着洗手的台子,後翘屁股给我,我双手扶着她的屁股或者
腰,用力的抽插着,她的叫床声音真的大(竟然在我射完後,客厅里熟睡的吕哥戴好安全套已经勃起,并推门进入
卫生间要接着干!)她特别顺从想怎麽操她就怎麽操她。


  约一直干了有40多分钟她一次又一次的说你真厉害都操了两个了还这麽有劲,最後她怕我太累体贴的说:别累
着了差不多就行了,射完这次,我也累了,等他们做完,我清洗一下,用手抠抠她白秃秃的下身。有些干干的!她
也说有些吃不肖,毕竟一夜做了不下4 个男人了……


  时间越来越晚了,我也不知道时间到了几时,大家陆续都累了,然後有人开始去房间睡去了,剩下几个就在聊
天打发时间,吕哥老婆还有另外两个男人。我仔细一听是吕哥老婆在说她结婚的时候吕哥怎样操她,她说她的吕哥
每天都要操她好几次,最多一次一天干了她7 次,操的她的腿都软了站不起来,吕哥赞美了我妻子的优点,妻子和
我懒散地躺在沙发上休息,已经没有了精神。


  吕哥对我们说:「今晚咱们一块睡吧?」妻子有点异样的看着吕哥,但还是同意了,我自然没有表示反对。看
着妻子和吕哥走进了卧室,我也便地跟了进去。


  我一直守在妻子的身边,和吕哥一起拥抱着她。我也不愿意离开妻子。而妻子的一只手一直握着吕哥的鸡巴,
另一只手撸弄着我的鸡巴。我发觉我老婆显得的异常的兴奋,我躺在床上,看着我老婆兴奋的撸弄着我的鸡巴。


  吕哥用手伸到她前面,用指头在阴沟里抠着对我老婆笑着说「现在哪儿有呀?


  早就射没了。」


  我老婆笑道。「那可没准!」


  吕哥看到她有些执着,笑着说:「那你就吃吧,如果有的话,就都是你的!」


  「好呀!就这麽着!」我老婆兴奋地说含住吕哥的红通通的大鸡巴头,使劲吮吸起来。


  吕哥轻轻地哼了一声,说道:「轻点儿,有点儿疼!妻子稍稍减了点力度,继续吮吸很快,吕哥发出了舒服的
哼哼声。这样连续吮吸了几分钟後,我看到吕哥的鸡巴头湿湿的,勃起得很大,妻子的两手撸着红通通的大鸡巴头
对着嘴越撸越使劲,又过了好一会儿,吕哥开始粗声地大口喘气,忽然叫一下,把妻子的头用力按下,我瞄了她一
眼,她伏在两腿之间,头上下运动,,盯着吕哥,吕哥在她的嘴里直接口爆了,闭着眼睛长长的嘘了口气,妻子有
些不情愿地用手托着大鸡巴,将鸡巴头慢慢拔出。我问妻子的口感怎麽样?妻子擦了擦嘴唇说哪儿有呀!


  太少了。


  吕哥说那以後我们有机会再来,妻子说好呀!巴不得呀!,你的东西真大,妻子还回过头来有点不好意思瞄我
一眼撸弄着我的鸡巴。但是我已经不能勃起了,我不知道是怎麽回事,平时我还是很能干的,但今天就是不行。


  真的是自由的性爱,比原始社会还要好,毕竟原始社会还要男人追上女人按到在地再做,在那个公寓里的一天
内,大家都是自由的,只要你有能力,你就可以与任何一个女人做!其中的一些细节我就不详细说了,说也说不完,
我只是把

◆◆◆每日更新色情电影www.qbqb11.com ,获取更多精彩内容请发送邮件到[email protected] 。◆◆◆

自己看到的听到的说出来,待大家都安稳下来,不再有性冲动了,这才开始化妆的化妆,穿衣的穿衣,期
间我还用数码给D 妻的乳房来了个特写,红色的乳罩配上那对极期美丽的乳房,真是一道最美的风景!!大家开始
收拾房间,这才发现,到处都是安全套!


  收拾完,出门去吃早餐,由於时间接近十一点,也就当是吃午餐,我想说的一个小事件就是,吕哥给每位上了
一道皮蛋瘦肉羹,吃到最後,我沙锅里剩了不少皮蛋,边上的吕妻对我说,她喜欢皮蛋,然後将我剩的皮蛋全部吃
掉,边上的吕哥还在打趣到,我老婆最喜欢吃你的蛋蛋了,一句说的我甚是不好意思!倒是他和吕妻笑的相当开心,
我在想,他们的境界真的是与我们常人的常规道德背道而弛,自始至终,我没敢问过他们是如何看待换妻这个游戏
再次无语中!


  吃过饭,大家分手而别!并再次约好下次有空大家再次相聚。


  我们启程开车回去了。一路上,妻子显得有点神情黯然,很虚弱的看着我,一路上我和妻子都没说话,下午三
点半回了家,开门进屋,妻子上了床睡觉,我去卫生间洗刷,晚上我们也没大说话,妻子在看电视,情绪好很多,
我试探的和她说话,她说:就是不知道怎麽了,那里疼的受不了,我过去蹲在她面前,分开她的腿,阴沟里的唇缘
红肿不堪,向外翻突着,她说:後来下身都没知觉了,只是知道他们在插,不停的动,到後来是疼的受不了,


  你没看见吗,就象被人强奸一样,我看被强奸就是这个滋味了,里面很干,火辣辣的,带着套更干,也没水了。


  过了2 天,妻子说那里还疼,我带她去医院,医生检查後说,没什麽,阴道轻度糜烂,用泡腾片治疗,注意少
少夫妻生活。【全文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