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生活情感 > 我的变态之路完(作者:不详)

我的变态之路完(作者:不详)

2016-08-25 07:44 AM作者:色色五月,色色五月天,色色色五月天,黄色五月,黄色五月天



  我出生在一个只有十几户人家的小山村,那时的农村都在学习大寨,父亲被派到了兴修水利的工地,那年我只有十二岁,一个看似非常偶然的机会让我目睹了自己母亲的行为后,我开始对女人产生了仇视的心态。

  那是一个流火七月的一天,中午我正在教室吃着带来的午餐,副校长进来告诉我们下午不上课了,原因是我们的老师家里有事,我们可以回家了,我们九个中午不回家的同学有一个共同的原因,就是村子比较小,学生也少,因此县上不在村里办学校,所以我们就必须到一个较大的村子的学校来上学。

  我家的那个村子离学校所在的村子有十几里的路程,因此我每天要不行一个多小时才能到学校。

  放假对一个不太喜欢学习的孩子来说无疑是一种奖赏,我心情愉快的几口吃过了饭,背上书包和和我有着同样命运的同学告别,轻快的踏上了回家的路。出了村子就是一望无际的稻田,一年两季的二季稻正是灌浆的时候,入眼是一片的葱绿,我顺着村与村的车马路,顶着当头的烈焰向自己温暖的家中走去。

  当我一路上玩耍着回到村口时,已经是离开学校两个小时之后了,我沿着熟悉的路走到了家门口,没有看到以往的院门被锁,心想母亲今天没有下地干活吗?伸手推院门准备进去,可是一推门竟然锁着,她心中有点纳闷,想着是不是母亲睡着了,便转过围墙,象以往一样准备从家里猪圈的围墙上翻进去。

  我爬上不高的院墙,两头猪已经吃过躲在院墙下搭起的一个遮雨棚下,我正要跳下时,听到母亲非常怪异的叫声,同时听到一个男人的声音说:「桂花,弄的你爽不爽?」

  我听出来那不是父亲的声音,心中一下想起同学之间有时会谈起的女人偷情的事,心想母亲难道有野男人,母亲在背着父亲偷情,便轻轻的溜下院墙,慢慢的迈着步子靠近父母的房间的窗户,同时耳中传来母亲的声音:「啊,你个死鬼,每次都找些东西捅我,快点吧,万一有人来,啊,好舒服,就你会弄好了吧。」

  我蹑手蹑脚的来到窗下,由于是背光我不怕被里面的人看到,慢慢的伸头向里望去,一看之下令我血脉喷张,之间我的母亲脱的光溜溜的躺在床上,两条雪白娇嫩的腿张开着,一条压在坐在床边的男人,我们村里会计的身下,一条腿自己用手抱着,会计的另一只手正抓着我小时候吃过从里面流出乳汁,晚上睡觉时抓在手里玩着才能睡着的奶子,母亲的奶子又白又大,特别是两个乳头有带壳的桂圆那么大。

  回想起小时侯睡觉钱,抓着母亲的奶子的感觉,光滑柔软,两个奶头轻轻的抓弄后会变的硬硬的。而此时却在会计的手中不断的随着抓捏变换着形状,同时可以看到会计手中抓着一个有我小臂粗细的黄瓜,真在母亲那被黑黑浓密的阴毛覆盖着的骚穴里抽插着,每当深深的捅进去,母亲就会从喉咙里发出令人激动的哼叫声。

  而那个近五十岁的会计也是一丝不挂的,两腿间高高的翘起了一根粗大的肉棒,我看了之后感觉比父亲的要大,不由想到自己胯下已经坚硬如铁的阳具,感觉已经不比父亲的小了,可是比起会计充血勃起的肉棒来说,还是小了很多。

  母亲被会计用黄瓜捅弄的不停的淫叫,不断的叫会计好男人,好大大(我们那里把父亲叫大大)。此时大约母亲已经被搞到高潮了,会计站了起来,一边在母亲肥白宽大的屁股上拍了一掌说:「秀芳你真够骚的,光用黄瓜你都流了这么多的水,一会求我操你还不爽上天了,起来趴下,该你好好的舔我了。」说完便躺在了床上。

  我母亲叫闵秀芳,那年刚三十岁,是我父亲从另一个村子娶来的,大家都说是村里最好看的女人。此时会计让母亲倒着跪趴在他的身上,母亲只好用手抓住粗长的肉棒,在手中熟练的套弄着,会计则在母亲高高撅起的丰臀上拍打了几下,母亲似乎已经默契的知道要干什么,双手伸到后面用力的扒开自己的屁股,会计便将那根黄瓜更深的插进了母亲那色泽有些偏深的阴户。

  母亲连续的淫叫被含入嘴里的肉棒堵住,变成了在喉咙里压抑的哼叫,会计的另一只手从俩人之间伸过去,揪住母亲胀大的奶头,用力的拉长后放手,是的丰满柔软的奶子不停的跳动着。

  我看着母亲淫荡无比的样子,心中开始产生了一种变化,母亲原本在我心中美好的影响变得开始丑陋,没有想到平时贤惠温柔得母亲在别的男人身下这样得无耻和淫荡,同时感到自己得阳具胀的发疼,不由伸手从裤子里取出来,用手套弄着。

  眼睛看着房里的母亲抬起头,对会计说:「亲大大来吧,我受不了了,」会计笑着说:「早上说过来你还说不要,这回想要了我就不给你,真的想要就快点亲亲你大大。」

  我多么希望母亲拒绝他,可是我知道是不可能的,母亲扑上去在他的脸上叼米般的亲着,嘴里还不停的说:「好大大,秀芳受不了了,你不弄下次就再也别弄了。」母亲发嗲的说着,会计早已经吃定母亲的说:「你说的不要,那好我现在就去找春生的媳妇,到时候你不求我我看你能忍得住。」说着用力的从母亲的骚穴内抽出那根黄瓜,放在嘴里就咬了一口上面沾满母亲骚穴里流 罪他,现在母亲的话,特别是在床上,这样的话对一个男人来说无疑是严重的,甚至是有侮辱的成分,何况是村长。

  村长没有说话,抬手对着母亲就是一个耳光,接着爬起来将母亲按住,双手抓住母亲的奶子用力的拧捏,母亲一下没有反应过来,不停的叫痛,村长更是不客气的,一手抓住母亲遮挡的双手,一手对着母亲白嫩的奶子就打,嘴里开始骂道:「你这个骚货,是你没有本事把他弄硬了,敢取消我,看我怎么收拾你,」

  说着已经在母亲的奶子上擅了十几下。

  母亲这才明白怎么回事,心中害怕,只好忍着疼说:「村长别打了,是我不好,我用嘴给你弄,」村长本就是为了偷情的,听了便停了手,可意外的发现自己的肉棒竟然抬头了,母亲也发现了,说:「村长你又行了,快点使劲的操弄我,」

  说着分开腿迎接村长的肉棒。

  村长也知趣的快速插入,便开始抽动,感觉要软了,便用力的抽打母亲的奶子,母亲疼的不住的求饶,心中也知道只有这样村长才能完事,所以虽然叫痛,还是没有阻拦,很快村长就射了出来,一下扑在母亲的身上,无力的抖动着。

  良久村长才起身,母亲忙用毛巾帮他擦干净,讨好的说:「村长你真会弄,秀芳差点被你弄死了,」村长满意的笑了,一边还意犹未尽的抓捏着母亲被打的红肿的奶子,说:「秀芳你可使真够骚的,记得我还会找你的,」母亲知道是不能拒绝的,便说:「村长看你说的,秀芳今天都给你了,只要村长不嫌弃告诉秀芳就行了,」说完穿上衣服送村长出来。

  我从家里出来,钻进村外的一个小树林,躺在长满青草的树荫下,想着自己爱戴的母亲竟然是这样的人,心中开始对女人产生了厌恶的感觉,同时想到母亲那被操弄得微肿的骚穴,不由掏出阳具开始手淫。

  母亲被人操弄的样子深深的吸引我,我开始逃学,只要父亲不在,我就会逃学,跑回来看母亲被村里的男人操弄,心中也越来越希望那些男人更狠的折磨母亲,特别是村长和会计为了更加放心的操弄母亲,把父亲编到了进城打工的土建施工队,待父亲走后我就基本上不上学了,看着母亲被村里的男人们按在床上操弄。

  待我长大后,也开始接触女性,可是每次脑海里都会出现母亲被人压在身下操弄的景象,久而久之我的心里开始产生强烈的虐待欲,每次和女人在一起我都会想办法,找借口虐待身下的女人。

  (全文完)